想起一出是一出
哪壶不开提哪壶

【张安ABO】计划之外•上

张A安B

不知所云 不要深究(●—●)

————

张新杰喜欢按计划行动。
他有稳定的工作,薪水多,压力少。房贷还在还,不过也就这三五年的事。每天晚上掐着十一点合上双眼,早上踩着六点半的闹铃起来晨跑,一个小时内打理好自己,八点准时出现在岗位上,雷打不动。
同事吐槽他没情调,他呵呵一下说老板在你后面。
“我不信,你又驴我。”
张新杰埋头工作以证清白。上班闲聊打断进度,此乃大忌,所以他也懒得同情被罚加班的同事了。

不过凡事都有个例外。星期五下班回到家后他这样想。
因为母亲大人来了。

“小杰,吃菜。”中年女性omega周身环绕着慈爱光辉。
张新杰点点头不敢说话。
母亲大人:“上次我跟你说相亲的事考虑好没。”
张新杰:“不急,不急。”
母亲大人:“不急什么不急。我不管,明天晚上六点,在你公司旁边那家咖啡厅见你相亲对象。”
张新杰:“没空。”
母亲大人:“你不是五点半下班吗?”
张新杰:“是啊,六点我要吃饭。”
母亲大人一时间竟说不出话。
张新杰:“就我所知您不会没问过我就跟别人约时间。那反正都还没约,推掉吧。”
母亲大人:“你今年都多大了,四舍五入就而立之年了,再拖我怕没人要你。”
张新杰:“……”
张新杰:“妈我吃完了我去散步了。”

张母觉得自己儿子很奇怪。
作为一个alpha,在这种早恋满天飞情侣遍地走的大环境下,竟然二十多年都没对任何异性表现出好感。
但张新杰有自己的解释:在计划里加上解决伴侣发情期这条很麻烦。
“你找个beta也行啊。”张母知道后破罐子破摔。
“有合适的再说吧。”

安文逸从小觉得性别缺陷很成问题。
alpha易冲动,动不动就一失足成千古风流人物;omega正常时期还行,但走在公共场所简直堪比定时炸弹。
经历过几次周围A、O鸡飞狗跳自己却无动于衷,他意识到他平安地分化成了beta。
甚至有点小庆幸。

安文逸毕业后在兴欣饭店当学徒。老板是个能人,神龙见首不见尾。雇起员工很小气,除了招牌的大厨和安文逸,就有一个擦桌子洗碗的,一个端盘子收银的,还有一个住附近送外卖的赵哥。
师傅对这个徒弟很热情,毕竟眼下就这一个能交接班的,把安文逸教会了他自己也能多点时间休息。
同时安文逸需要包揽帮厨及以外一切事务。
“看看别家厨子的待遇,哪有像你这么忙的。”张新杰倚在他专属的那张桌上,问正在埋头修电扇的安文逸。
“待遇其实挺好,中午十一点开门,晚上七点换夜班师傅摆夜市,我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“那这员工也太少了。只安排一个人送外卖根本不合理。万一哪天他有事怎么办?也让你顶上?”
“不然让你顶上?”
“哎,万恶的资本主义。”
“你个外企的还好意思说?”安文逸挑起一边眉毛,“差不多得了,我还得感谢人家收留我。有个工作不容易,我又不是什么高材生。”他拧上最后一颗螺钉,“你今天来这么晚?现在过了你的吃饭时间了吧?”
“吃过了,出来走走,见你还没下班就来看看。”
“在哪吃的?”
“在家。今天我妈过来。”
“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老主顾要挪窝了。”
“没那么容易。”
几个夜班师傅骑着小电驴来了:“小安,抬桌子!”
“马上!”安文逸收拾好工具,“等会我回家,一起走不?”
“行。”

张新杰床头贴有每周的日常作息表,除了周六是回家和父母吃饭的日子,其他晚餐都在饭店解决。这事安文逸是知道的。
安文逸:“你妈这么思念你,一天都等不及?”
张新杰:“来逼婚的。想安排我和她同事小孩相亲。”
安文逸:“对方什么性别?”
张新杰:“听说是O。”
安文逸:“听说?看来你是拒绝了你妈。”
张新杰:“聪明。”

安文逸没想到张新杰会有被逼婚的一天。
生活规律,三观正常,事业有成,前途无量。标准的三有五好青年,至今单身,他还猜过对方是否是不婚主义者。
关于这个他们聊天时安文逸问过,被对方否定了。
“我只是不急着找。两个人的事情变数大,顺其自然的好。”
安文逸觉得这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的架势就是广大beta的人生标杆。

嗯安文逸一直认为张新杰是beta。
他刚到兴欣那天,晚上六点整,进来个戴眼镜穿黑衬衫的人,坐到靠窗那个特意留出来给老顾客的座位上。
正值饭点,安文逸环顾四周,端盘的端盘,收拾桌子的收拾桌子,灶台上炖的东西倒不用急着打理,他成了最闲的那个。
为了饭馆的声誉和自己的饭碗,安文逸一个厨子越俎代庖地跑出来提醒一句:“先生,不好意思,老板叮嘱了,这个座位是专门给人留的,您换一个吧。”
那人抬头打量他:“你是新来的?”
安文逸:“是。”
“这个座位是给我留的。”那人伸出右手:“张新杰。除了周六以外,我这个时间都会在这里吃饭,有突发事件会提前通知。以后就麻烦你帮我留位置了。”
安文逸傻眼地伸手握上去:“哦,欢迎光临,我安文逸。”
做个自我介绍怎么像面试一样。

照理说第二性别属于个人隐私。而且安文逸是beta,正常相处中A、O对他而言都没差。
不过和这位老主顾熟络起来后,安文逸认为他八九不离十就是个beta。
饭馆再小,终究是个人多信息素杂的公共场所。白班常驻的四个工作人员,除开不见天日的大厨不算,两个都是alpha,就安文逸一个beta,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分配到一个信息素意义上的保安任务:时刻揣好AO通用的抑制喷雾,以应对鸡飞狗跳的情况。
虽然对信息素不敏感,安文逸还是能敏锐地从饭馆内各人的反应判断出情况是否有异,并及时地在大功率风扇后面摁下喷雾器,唰——
天下太平。
遇上这种情况,张新杰的反应和安文逸别无二致。相比之下店里其他两个几乎要抄家伙打架的员工显得A多了。


有omega愿和张新杰相亲,这事不奇怪。虽然大部分O都偏向于选择A来共度一生,但张新杰各方面条件都无可挑剔,即使是beta也够格了。安文逸只好奇张新杰为什么拒绝。就他个人而言,他会觉得两个beta在一起比BO的配置更合适,因为omega难办的发情期。但普遍看来,A、B对于O应该都是来者不拒的。
安文逸猜测张新杰的理由或许和自己差不多。
……好吧,他的确也希望张新杰不止是这一个理由。
如果两人都计划未来是两个beta一起生活,岂不是正好合适。
大概吧?

两人一路聊着走到岔路口。张新杰右拐回小区,安文逸左拐回出租屋。
“回见!”
“回见。”
但张新杰没走。他转个身又停住了,目送安文逸那个轻松的背影。
我不去相亲你就这么高兴?


安文逸是个让张新杰意外的人。
张新杰曾在公司人事部待过一段时间,毕业生潮水一般挤到眼前。简历证书花花绿绿,心气一个比一个高。不可否认其中的确有难得一遇的人材,但百万大军过独木桥,张新杰就是负责挤人下水的夜叉。
HR惹人怕也招人闲话。张新杰不太在意,也不会存有为自己申辩的念头。与其白费心力不如清者自清。
完美的处事心态。但这阻止不了张新杰耷拉个脸。
“今天心情不好?”安文逸收工时问了他一句。
“何以见得?”他很好奇。
“你以前吃饭没那么久。”安文逸指着挂钟。
“是啊,工作上有些压力。”很自然地就说了。
“做什么工作的?”
“人力资源管理。”
“那是该压力大些。”
“怎么,你这方面还有研究?”话一出口张新杰就觉得不妥,这不是变相地把人看扁吗?
对方却出乎意料地坦然:“毕业季嘛,过来人。”
那天他们第一次一道回家。安文逸谈吐间没有年轻人好高骛远的通病,也完全不受二人之间差距的影响,就事论事,水到渠成。
这让张新杰很放松。某种意义上,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同类。


等到安文逸的背影看不见了,张新杰才悠闲地踱回家。
母亲大人又给他来电话。
母亲大人:“真的不考虑去?又不是让你马上拍板决定,先见个面也好啊。”
张新杰:“真不用。”
母亲大人:“反正明天你要回来吃饭,我把人叫家里来给你见见,多大点事。”
张新杰:“呃……”
张新杰:“明天我不一定回去。”
母亲大人:?!
母亲大人:“你说!!你把我儿子绑哪去了?!什么目的?!”

周六晚上六点,安文逸继续他的打杂生活时对世界产生了一点怀疑。
向他走过来的这个人戴着张新杰的同款手表;
衣服裤子都在张新杰身上见过;
脸也……
excuse me?!

安文逸把手在围裙上蹭两下,掏出手机,确定他没有漏接张新杰任何电话后再次抬头——
excuse me??!!!

安文逸:“How are you ?!”
张新杰顿了一下:“英文我听懂了,但我觉得你要表达的应该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安文逸:“……”
安文逸:“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!”
张新杰:“嗯……”
张新杰:“根据人际关系中不可描述的定律,这是在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安文逸:“……”
安文逸:“那根据人际关系中不可描述的定律我是不是还应该感动一下?”
张新杰:“不用不用,言重了。”
安文逸:“你……随便你。我可没给你留位置,自己找地方坐去。”
张新杰环顾四周:“没什么空桌了啊。不介意的话我能走个后门去你们用的那桌吗?”
员工休息、吃饭用的桌椅被挡在卖饮料的大冰柜后面,隔开厨房入口和休息室。大功率排风扇摆在旁边,不分冬夏地开着。

张新杰见过那台风扇的特殊用法。当时饭店里有个omega发情了,张新杰整个人略一凝滞,坐如钟。
他各方面的克制力都像道极变态的防线,即使在被动发情面前也可以维持一小段时间。这点时间内足够那个人处理好这些事了。
然后安文逸出现在他视线中的风扇背后,开启技能[抑制剂]
张新杰看到他的一瞬间,防线有了裂痕,但随着技能发动立刻被补上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遗憾。

安文逸:“行你自己去,我忙,等会审你。”

“老实交代,今天受什么刺激了?”等张新杰饱了,安文逸也空闲下来,急不可耐地问。
张新杰:“我妈要带人回去让我看。”
安文逸:“……挺刺激嚯。”
安文逸:“为这个就打乱你几十年如一日的计划?”
张新杰:“没到几十年。”
安文逸:“……好。”
安文逸:“你这心态挺奇怪的,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张新杰:“我对现在的情况很满意。”
安文逸:“……你开心就好。我比较惊讶你妈居然能同意你不去。”
张新杰:“我跟她说我今天要出来找对象,她就同意了。”
安文逸:“这也行?她真信了?”
张新杰:“为什么不信?”
安文逸:“……你这样驴她不太好吧。”
张新杰:“我没驴她。”
安文逸:“嗬,你没驴她你怎么在这?”
张新杰隔着两层镜片看着安文逸的眼睛。
安文逸:!!!!
“你没驴她你怎么在这!!!”

tbc.

评论(15)
热度(81)

© 闵二万 | Powered by LOFTER